快點來登入喔~!!
《全球武道:我有修仙世界》203.第203章 築基圓滿,延壽丹藥
  第203章 築基圓滿,延壽丹藥

  提著昏過去的周家男修,許宣悄悄去到了對方的洞府之中。

  他這些天,早就把周家在百花谷的一眾族人底細摸清,具體到每個人的姓名修為,在周家的重要程度,甚至連在百花谷居住之地都一清二楚。

  進入這名叫周求道的男修洞府後,許宣先是封閉了陣法,接著將對方擺成盤膝坐姿,並面對面一指點向了對方眉心。

  他一雙眼眸呈現出青黑兩色輝光,交替輪轉,漸漸化作黑洞,赫然動用了以搜魂秘術結合地星神魂秘術所研究出來的神識入夢之術。

  許宣猶記得第一次搜魂時吃過的虧,這次他便沒有再粗暴地直接搜魂,而是留了心眼。

  並且他相信,這周家既然敢謀劃百花谷,這背後可能在布局的飛靈宗結丹真人金源,沒道理不會在這些人識海內布下禁製,以防謀劃泄露的問題。

  果然,許宣在周求道的識海深處,看到了禁製存在的痕跡。

  不過他這次有所準備,入夢之術與搜魂最大的區別就是引導,而不是強行窺探,他所想知道的東西,以秘術的引導下,周求道自己便會像是沉睡做夢時一樣,主動以電影畫面般的形式複刻出來。

  這般手段足夠溫和且淡化自身存在的影響下,除非布下禁製之人有修煉神識功法或特殊秘術,不然是絕大概率不會引起禁製反應的。

  神識功法何等珍貴,就算相關秘術,也極少存在,許宣這麽多年,一直都有留意,但都沒找到任何線索。

  哪怕是青葉商會中,也沒有任何信息。

  另外,若布置禁製之人修煉過神識功法的話,其神識強度絕對超出常理,他完全可以通過觀察周求道識海內的禁製強度,從而做出判斷。

  事實也是如此,一番觀察後,許宣立即確定了,周求道識海內的禁製強度確實不算高。

  他放心下來,這才開始以入夢秘術做出引導。

  很快,一幕幕周求道所經歷之事,像是快進的電影畫面一樣,在其夢境中一一複刻出來。

  許宣化身一個旁觀者,不斷引導周求道思維跳躍,使得其夢境畫面像是切換頻道般,不斷變化。

  沒多久,他就找到了真正有用的信息,其中畫面,正是周求道等人談論收集百花谷陣法信息的內容。

  許宣立即以這為主,繼續引導下,越來越多的相關夢境畫面,從周求道腦海內出現。

  ‘原來如此!’

  全都看完一遍後,盡管周求道知曉的並不是全部計劃,而且在其夢境中,一些表達有所變化甚至離奇怪異,但許宣還是大概弄明白了來龍去脈,包括周家和飛靈宗的具體交易等事項。

  清楚之後,他心中便有了底。

  周家要結丹之人名為周海天,此次周淑紅等人幫飛靈宗金源真人收集百花谷大陣信息,便是為了換取結金丹。

  後續雙方還約定了,一旦周海天結丹成功,便要協助金源攻破百花谷,趁著花溪真人姚青還在前線沒回來這時機,將沈婉瑩斬殺,並將火靈之體奪走或同樣斬殺。

  如此一來,後續飛靈宗有周海天坐鎮,就算姚青回歸,百花谷重建,但雙方實力至多回到同一起跑線,甚至還要不如飛靈宗。

  ‘真是好大的魄力。’

  許宣了解到金源的這番計劃後,心中不由佩服。

  雖說此舉無疑是把飛靈宗送給了周家,但以宗門的包容性,卻也保下了宗門以及其自身家族傳承不絕。

  而百花谷這兩百多年來發展勢頭雖然強勁,可既然醞釀出了這一劫,渡不過的話,必會從上升之勢轉為走下坡路,或許將來還要反被飛靈宗滅掉。

  許宣唯一可惜的是,沒有從周求道夢境記憶裡,搜尋到眼下百花谷大陣全面開啟的原因。

  他也不確定金源清不清楚這其中內情,這般變化是否在其計劃之內。

  ‘不如再等三個月吧,三個月後,無論周家那人結丹成功與否,我都不能拖下去了。’

  許宣心中做出決定,他雖無法感應到余瑤的安危狀態,但冥冥中還是生出一種判斷,這大陣開啟,和余瑤脫不開關系。

  修士結丹的話,短則半月,便能有結果,長點的話,也就一兩個月,至於那些需要一年半載甚至多年的,時間大多都是耗費在結丹之前的調整或結丹後的閉關鞏固方面。

  許宣回憶著關於飛靈宗金源真人的情報,對方壽剩不了幾年了,在這期間若是出現點意外損傷的話,立即隕落都有可能。

  所以金源肯定不會放任周海天花費那麽多時間去結丹,而若是周海天結丹成功的話,更沒多少時間給他繼續閉關鞏固修為。

  何況眼下百花谷大陣無緣無故全面開啟,是個人都能看出有大問題,拖下去說不定就要出現變數。

  許宣自問,若自己是金源的話,在有把握破開大陣的前提下,定然是越早發動越好,絕對不會拖延太久,導致變數發生。

  弄清一切後,許宣便沒再繼續窺探周求道的記憶,他繼續施以秘術,抹除了對方記憶中被人偷襲昏厥的這段,隨後又在其記憶中增加了一段一路安全回到洞府,並從打坐修煉中清醒的過程。

  比起搜魂給人帶來的痛苦,入夢秘術講究是潤物細無聲,全程無痛,尤其面對神魂比自己弱的存在,對方根本發現不了絲毫異常。

  更改完周求道的記憶後,許宣抹除了自己來過的一切痕跡,迅速離開了對方這洞府,並一路避開了所有遇到的百花谷弟子,順利返回了煉丹大殿。

  他剛回來,就遇到了向遠。

  而向遠見到許宣,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法力一振,展露出練氣八層的修為氣息,並故意以部分氣息壓向了許宣。

  許宣心中冷哼,接著像是承受不住,連連倒退了數步,並一臉怒道:“向師兄這是何意?”

  “啊……實在抱歉。”向遠這才裝作後知後覺的樣子,說道:“師兄我剛做突破,還不能把法力運使如意。”

  他雖道著歉,卻猶肆無忌憚地釋放著練氣後期的威壓,欺的便是許宣明面上才隻一層的實力。

  許宣本不準備和向遠一般見識,而且他還很清楚,向遠這次突破,乃是因獲得了周淑紅給予的一瓶練氣後期增進法力的升元散,還有一枚破階丹的緣故。

  而向遠能獲得這些丹藥,還多虧了自己暗中幫助完成了周家布下的任務。
    眼見向遠還不知收斂,許宣決定給對方一點教訓,他腳尖輕輕一點,一絲氣血真罡隱蔽地貼著地面一閃而逝。

  下一刻,就見向遠慘叫一聲,痛苦無比地捂著下腹倒在了地上,並且連連打滾起來。

  只是短短幾秒,其渾身便已被冷汗濕透,甚至有大小便失禁的趨勢。

  許宣一臉驚訝之色,並且連忙關心道:“怎麽回事?向師兄,你這是怎麽了?難道是之前的修煉出了岔子?”

  他說著做出一副緊張的樣子,繼續道:“師兄別怕,我這就去找人來。”

  說完,許宣腳步挪動,似真要去喊人來查看。

  “別……師弟等等!”

  向遠倒沒懷疑許宣,連忙喊道。

  剛才的丹田內傳來的劇痛,來的快去的也快,這一會功夫,他就感覺減輕了許多,扶著牆壁,狼狽地從地上爬起阻止。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向遠身上被周淑紅下的禁製,還有服下毒物都還在,他哪敢讓許宣找來人檢查。

  而且他深度懷疑,自己剛剛突如其來的痛苦,可能就是源自於此。

  爬起來後,向遠面對許宣,再無之前的恣意姿態,隻覺得無比尷尬,強自露出笑容道:“可能是師兄我修煉上的確出了一點岔子,讓師弟見笑了。”

  “修煉一步一個腳印,師兄可不要誤入歧途才是。”許宣暗自發笑,教訓了一句,繼續道:“既然師兄你已經沒事,那我回去修煉了。”

  他說完轉身就走,直接去了最裡面一間密室,封閉了陣禁。

  向遠有心解釋幾句,但嘴唇動了動,愣是沒敢再說什麽,看著許宣消失,面龐一陣紅一陣白,火辣辣的,有種臉面丟盡的感覺,隨後又想到自己這醜態被許宣看到,眼中閃過一抹狠辣之色。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加上身上的禁製和毒藥,他心中充滿陰霾,暫時沒有心情再找許宣麻煩。

  ……

  時光流逝。

  轉眼兩月時間過去。

  這日傍晚。

  手持一根五色結晶體修煉的許宣突有感應,身上青黃赤黑白五色交替流轉,越來越盛。

  他內視之下,只見丹田氣海中,足足五百滴液態法力靜靜抱成一團,呈現出丹丸之狀,並且五色光芒閃爍,隱隱有自行凝成固態的趨勢。

  ‘沒想到這麽快就築基圓滿了,五行罡煞秘典的極限原來是五百滴液態法力。’

  許宣微微驚歎,圓滿意味著他在築基後期這個境界,法力已經修煉到了進無可進的地步。

  而據他所知,如今修仙界新創的一些號稱頂級的功法,築基圓滿層次的液態法力最多也就是三百六十五滴,比起他這五百滴液態法力,差了接近三分之一。

  不過他倒也理解,如今新法基本都是在古修功法的基礎上改良而來,還在發展階段,所謂的頂級比起古修功法中的頂級來說,還是有一些差距的。

  而且五行罡煞秘典即使放在古修功法中,都是頂級中的頂級,若不是尋不到五行真煞,這種功法根本不可能被青葉商會得到,並且放出來以供兌換。

  ‘這也算是我的機緣了。’

  許宣感到滿意,換個雙月界的修士,沒有天大的機緣,想憑五行罡煞秘典築基那是想都不要想。

  仔細算算,他今年才隻二十四周歲,練氣不過六年多時間,就修煉到了絕大多數修士一生都無法達到的境界,放眼整個雙月界,哪怕是中域,也就只有那些從小就開始修煉,資質絕頂且有靈體天賦的存在可比了。

  普遍的情況,整個修仙界絕大多數人,在他這個年紀,大多都在練氣階段掙扎,個別極其優秀的那部分,才開始考慮築基之事。

  ‘而我卻是要準備結丹了。’

  許宣想到這些,不由感慨,如今萬事俱備,只差布置牽引大陣的陣旗煉製完成了。

  但這卻急不來,祝語夢已經在盡心盡力地幫他煉製布陣器具,不過光是配套的輔助陣器,都還需要大半年時間才能完成。

  另外,關於核心陣器的煉製,目前還差幾樣材料,他沒有收集到,等收集全了,少說得再用半年時間才能煉製出來,而這些都是急不來的。

  至於武道方面,許宣雖還沒遇到那契機,但卻已隱隱有所感悟,他如今願意這麽長時間待在百花谷,並不只是單純為了帶出余瑤,還有求那一絲心境圓滿的想法。

  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也有不同的底線,對他來說,這次之後,才是徹底了斷心結,從此不再有絲毫虧欠。

  ‘這麽長時間了,也不知那周海天有沒有結丹成功?’

  許宣停下修煉,沉吟思索。

  這兩月內,他除了日常修煉外,於丹道方面的進步最大,雖然沒親自開爐煉過丹,但他覺得自己應該達到了一階下品丹師的層次。

  不過許宣對此並不在意,他身為築基修士,神識又遠超常人,再加上不像散修自學那樣體系知識散亂,並且在有沈靜秋傳授的情況下,丹道入品本身並不是多難的事情,另外他也沒什麽興趣過多分心此道。

  對他來說,這次學習丹道最大的好處就是,當初斬殺祁風後,從對方儲物袋內開出了那些丹藥,他通過這段時日系統的學習,已經全都自行辨認了出來。

  這些丹藥中,不少都是用於結丹初期增進法力的,許宣對此沒太大感覺,有五色晶體用來修煉,他相信在將來結丹期同樣不會比專門增進法力的丹藥效果差。

  但唯有一種,卻不一樣,直讓他感到驚喜,那就是延壽丹。

  (本章完)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問題
內容不符
內容空白
內容殘缺
順序錯誤
久未更新
文章亂碼
缺失章節
章節重複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