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點來登入喔~!!
《全球武道:我有修仙世界》195.第195章 回返前線,故友困境
  第195章 回返前線,故友困境

  許宣細細看著玉簡內的信息。

  百花谷開派老祖結嬰自然是失敗了,但此人收的弟子還算爭氣,在其坐化之後沒多少年,就有其中一名叫沈婉瑩的女修結丹成功,在人心動蕩中保住了傳承不絕。

  如今的百花谷,總共有兩名結丹修士,除了沈婉瑩外,另一人便是暮雨溪的師傅,號稱花溪真人的姚青。

  這兩人沈婉瑩結丹中期,姚青結丹初期。

  百花谷在這兩人的發展下,近些年不斷壓迫得僅有一名壽元將盡並只有結丹中期真人的飛靈宗不斷讓步,大有吞並對方,獨霸交國的趨勢。

  許宣重點看了下花溪真人的情報,其收暮雨溪為徒,並使百花谷獲得火靈之體的消息同樣有記載,而且比他所知的還要詳細。

  據玉簡內信息介紹,余元和暮雨溪的女兒名叫余瑤,今年已有六歲,靈根可測後,還被測出了上品靈根,當場就被沈婉瑩收為了親傳弟子。

  目前余瑤僅是修煉了半年,就達到了練氣三層修為,將來結丹難度不大,甚至元嬰都大有希望。

  無疑,收獲這樣一個弟子,只要余瑤成長起來,百花谷崛起是早晚的事,將來就算不能成為元嬰宗門,也至少能達到相當於落雲宗那般有結丹圓滿修士坐鎮的大宗層次。

  不過許宣看完這枚玉簡內的信息後,卻是覺得有什麽地方好像疏忽了。

  他敲了敲桌子,想了想後,神識朝著門外等候的一名女知客傳音了幾句。

  不一會,龍素就來到了包廂,詢問道:“不知貴客還有什麽需求?”

  許宣直言道:“可有這百花谷暮雨溪的詳細情報?”

  “有。”龍素並不感到奇怪,類似許宣這種看完百花谷情報後,想更詳細了解火靈之體相關的人物不少,許宣不是個例,她回道:“暮雨溪的情報資料售價一百下品靈石。”

  許宣直接給出靈石,只等了片刻,龍素就安排了一名女知客送了玉簡過來。

  許宣拿起玉簡神識進入其中。

  結果還沒看多少,他臉上就露出了一抹苦笑之色。

  ‘看來暮雨溪應該已經知道余兄是因我而死的了。’

  許宣也不知道這份情報是誰整理的,算是非常詳細了,包括暮雨溪早年在千機城時的經歷都有,所以自然包括余元等人,其中就有提到他。

  而余元之死,原因雖沒直接點出,但這玉簡情報中有猜測是因他而起。

  許宣對此也是無奈,他當時實力不夠,春三娘針對自己的行動,妙花樓肯定是有其他知情者的,而他那時殺了春三娘後,又做不到把妙花樓那些知情者滅口。

  凡事知道的人多了,就容易被人調查出來,有心人一聯系,便能猜到真相。

  許宣覺得這份情報既然自己都能買到看到,暮雨溪也絕對可以,而且如今其身為結丹真人弟子,百花谷的情報說不定就有相關方面。

  ‘不對……或許她更早之前就知道了。’

  許宣又想起最後那次遇到暮雨溪時的場景,他當時沒注意,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暮雨溪與自己說話時,開始多少是有些不自然的,語氣中帶著一絲複雜的意味。

  只是當時的他沒有往這方面去想,所以忽略了對方的神情變化。

  不過事情已經過去,許宣再想也是無用,他搖了搖頭,歎息一聲,繼續看了下去。

  這情報中關於暮雨溪的後續經歷,就他在秘境中從其同門口中得知的差不多了,不過更為詳細一些。

  但看到最後,許宣眉頭卻是緊緊皺了起來。

  他赫然發現,這都好幾年時間了,暮雨溪居然一直在兗國前線那邊,一次都沒有回來。

  也就是說,最近幾年余瑤的成長中,暮雨溪根本就沒有陪伴在側。

  許宣臉色驀然陰沉如水,他並不覺得是暮雨溪出了問題,而是覺得這百花谷有問題。

  堂堂結丹真人的弟子,何至於被征調去到前線,而顧不上自己還沒啟蒙懂事的孩子無法回來?
  雖然因為受到特殊照顧,暮雨溪在前線沒遇到什麽危險,但這樣下去,余瑤成長起來後,早晚會變成百花谷的形狀,甚至與暮雨溪徹底割裂開來。

  ‘或許暮雨溪在百花谷的日子,未必有我想的那麽好過。’

  許宣哼了一聲,站起身來,向著門口走去。

  這些都還是他的猜測,至於到底是怎麽回事,他覺得最好還是親自去問一問暮雨溪。

  若這是暮雨溪本身的意願,許宣雖不理解,但勉強能接受,畢竟暮雨溪才是余瑤的母親,他沒資格質疑什麽,他關心這些,主要還是因為故友余元的關系。

  而若這是有人從中作梗的話,他就接受不能了。

  作為余元生前好友,許宣覺得自己有責任幫上一把。

  他來到門口時,面色已經恢復平靜,打開門後一路走出,很快就離開了地聽樓,然後又直接出了城。

  出城之後,許宣架起遁光,就返身向著兗國方向直飛而去。

  隻用了兩日時間,他便連跨三國,回到了兗國境內。

  顧不得休息,許宣又馬不停蹄地去到了前線邊境一帶。

  他此前在前線這邊所用的乃是化名楊宇的身份,這個身份其實還是可用的,畢竟鄭萬年等人只會懷疑進去秘境後留在裡面的修士,而不會懷疑出來的。

  但許宣還是換了個身份,嚴格來說,他化名的楊宇突然消失這兩年多時間再出現,多少是會引起一些注目與懷疑的。

  至於原本的身份令牌,他早就丟到了地星,不怕被發現什麽。

  許宣乾脆易容成一名煉體達到築基後期的中年大漢模樣,禦風而行,進入了前線的坊市中。

  他先去登記辦理了新的身份,隨口化名張角,領取了新的身份令牌。

  眼下隨著戰爭持續,其他各域的修士都在源源不斷地加入進來。

  所以現在不管是神宵道宗那邊還是千機宗這邊,對於加入戰爭的修士,都是來者不拒,甚至都不會詢問來歷或檢驗是否易容等情況。

  許宣一道法力輕松把新的身份令牌煉化後,便走入了連營坊市中。

  此刻這坊市內,比兩年前還要熱鬧,各域有各域特色,街上的修士各種稀奇古怪的都有。
    而且不論是一些店鋪還是擺攤之流,都多了許多其他域特色的東西出售。

  許宣大概轉了一圈,熟悉之後,便直奔從情報中所知的百花谷的駐地坊市而去。

  百花谷在前線的乃是花溪真人本尊,作為結丹修士,其獨立坐鎮一座小型坊市,控制著大陣運轉與整個坊市內的經營安排。

  而作為花溪真人的弟子,暮雨溪一直留在這裡似乎也能說得過去。

  不過許宣始終覺得,還是要問清楚才好。

  他一路來到目的地。

  到了這裡後,他先是在坊市內轉了幾圈,摸清了此座坊市的布局之後,便在坊市進入街鋪必經之路的住宅區域最外圍,租下了一間別院,然後住了進去。

  許宣不清楚暮雨溪具體在哪,但他有耐心,準備在這慢慢等候,每日去往街鋪區域的修士,都要經過他所租住別院的門口,對他來說,只要注意一些,或許很快就能遇到暮雨溪經過。

  事實也是如此,只等了兩天時間。

  許宣籠罩別院甚至悄悄延伸至街道的神識,就發現了暮雨溪本人。

  此時暮雨溪正與溫思語一起,兩女有說有笑,一副情同姐妹的模樣。

  許宣嘴唇微動,神識傳音過去。

  以他現在的神識強度,只要不是明目張膽的自我暴露,像眼前這般,哪怕築基後期的溫思語,都絲毫發現不了。

  而正經過別院的暮雨溪聽到他傳音,忽地腳步一頓,眼中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不過她畢竟是散修出身,有些習慣是刻入骨子裡的,轉瞬就恢復了正常。

  “怎麽了,暮師妹?”

  旁邊溫思語見暮雨溪停頓刹那,不由問道。

  暮雨溪神色如常道:“沒什麽,我剛聽師姐你說的築基心得,只是忽然有些感悟,才停了下來。”

  “是嗎?”溫思語細細觀察暮雨溪幾秒,笑道:“我知道師妹你著急,但築基三關,神識關最難最重要,師傅讓你再磨練一兩年,到時自會賜下築基丹,讓你築基的。”

  暮雨溪聞言沉默片刻,情緒低落道:“師姐,你當知道我的心思,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讓師傅答應早點賜下築基丹嗎?”

  溫思語神情有些尷尬,隨後搖了搖頭,歎息道:“我知師妹你思女心切,但師傅做出的決定,一向不會改變,你沉澱下來,再磨練兩年,等築基後,師傅就會安排調你回去宗門了,而且你女兒如今在宗門生活很好,人人寵愛,每月還有消息發來,師妹你又何必擔心什麽?”

  暮雨溪臉上露出愁苦之色,沒了之前的笑容,只顧悶頭向前走去。

  溫思語連忙跟上,兩人很快就離開了許宣神識籠罩的范圍。

  別院內。

  許宣收回神識,神情變冷,眼中閃過一抹厲色。

  他傳音暮雨溪,隻表明了身份,並約了見面之地,而後聽到的那些,只能說是意外。

  不過聽到兩女對話後,他就算不問暮雨溪,也大概明白了,對方絕對不是心甘情願留在這前線,而是被以為築基磨練為借口,拖在了這裡。

  ‘好一個百花谷,好一個花溪真人……’

  這一刻,許宣心中殺意十足。

  原先在秘境聽了溫思語所述,他以為花溪真人就算是看中火靈之體才收暮雨溪為徒,但至少人還是不錯的,暮雨溪成為百花谷親傳弟子,這邊也不用他再操心。

  結果沒想到是根本不是那麽回事。

  百花谷需要的是一個將來對宗門忠心耿耿,肩負帶領宗門崛起的火靈之體,所以這樣的弟子,是不能被暮雨溪影響到的。

  但涉及到故友之女,許宣卻不想余瑤就這樣被百花谷明明白白安排了,何況這還並非暮雨溪的本意。

  許宣弄清楚情況後,心中有股怒火燃燒,不過眼下還不到算帳的時候,他深吸口氣,凝神靜氣,使自己漸漸平靜下來。

  又打坐修煉了一個時辰,他才出了別院,並離開了百花谷駐地這座坊市。

  接下來,許宣便在連營挨著的另一座坊市內,同樣在住宅區域租了間別院,然後守在其內,繼續耐心等待起來。

  這回足足等了五天,暮雨溪才出現在這座坊市的住宅區域,放慢腳步一路走來。

  許宣並沒和暮雨溪約定是哪間別院,但他神識延伸在外,自然能看到暮雨溪前來。

  一道傳音發出後,暮雨溪很快就找到對應號牌,輕輕一推大門,順利進入了院內。

  暮雨溪還是有些緊張的,進入大門後,並沒有直接走動,而是警惕地站在門邊,一手按著儲物袋,眺目向裡面看來。

  “別緊張。”

  許宣已經恢復原貌,此時露面出聲後,才兩手一掐法訣,一道大陣瞬間升起,將整個別院籠罩在內。

  暮雨溪見到許宣出現,松了口氣,繼而滿臉驚喜道:“許道友,原來真的是你。”

  她不待許宣回話,又繼續道:“我在百花谷,都聽說了道友你現在偌大的名聲。”

  “都是虛名而已。”許宣謙虛一句,邀請道:“進來說話吧,多年未見,正好我有一些事情還要向道友你詢問清楚。”

  他當眾打敗築基後期的汪道靈後,想來以百花谷的情報,肯定是有相關記錄的,對暮雨溪知道自己並不出奇。

  暮雨溪笑笑,放心地跟著許宣進了院內,來到大廳入座。

  許宣沏了一壺靈茶,給暮雨溪倒了一杯之後,不待對方發問,便開門見山說道:“我是意外發現你來了這前線戰場的,然後專門找地聽樓打探了一下你的消息,原本以為你加入了百花谷,便算是有了勢力依靠,但我看過情報後,卻感覺未必如此……”

  他說到這裡,面露鄭重之色,繼續道:“暮道友,還請你告訴我,百花谷是否在刻意分開你母女二人,並監禁著你自由?”

  (本章完)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問題
內容不符
內容空白
內容殘缺
順序錯誤
久未更新
文章亂碼
缺失章節
章節重複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