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點來登入喔~!!
《全球武道:我有修仙世界》170.第170章 出行遊歷,劫力初試
  許宣原先設想的是武道先行抱丹,再以相當於結丹期的實力,反過來去搜尋練罡的布陣材料,為仙道鋪路。

  但計劃趕不上變化快,他自從異想天開地把靈氣精煉後,仙道修煉提升的速度就如脫韁的野馬一樣,直追武道境界,甚至有後來居上的趨勢。

  如今武道瓶頸一竅比一竅難,仙道卻是一路坦途,讓他不得不提前考慮結丹準備事項。

  ‘布置牽引大陣的各種材料,就算尋找到後,還得找個陣法師幫忙煉成陣旗陣基等物,我一個人搜集準備的話,這需要的時間可不短。’

  許宣心中犯愁,但想來想去,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這其中一些普通材料還好,除了量大一些,花費的靈石多一些,對他來說基本沒什麽難度,不過還是有部份材料是異常珍貴的,這就需要多參加各地的交換會或拍賣會,慢慢收集了。

  ‘反正如今這局勢還算穩定,不如出去遊歷一番吧。’

  許宣心中計定,他若是商會嫡系核心的話,自然不用煩惱這些問題,商會肯定會為他搜尋材料並布置大陣。

  但他情況特殊,五行真煞的來源也許還能用機緣來搪塞過去,可法力修為提升這麽快的事實,卻是不好暴露了,若是被人知道他能精煉靈氣製造類似上品靈石的五色晶體,那絕對比獲得五行真煞還要嚴重百倍。

  許宣有了決定後,快步來到仙客來,先找洪嶽,給了對方一份清單,讓其幫忙留意上面一些靈材。

  他給洪嶽的這份清單上基本都是一些不太引人注意,不止牽引大陣會用到的靈材,倒不擔心引起什麽懷疑。

  交代完這些後,許宣又問起了最近的一些情報。

  他打算離開商會出去遊歷,自然要了解清楚最新情勢變化才行。

  這一年來,總體還是和以前一樣,兗國和乾國兩地的邊境經歷了最初的亂象後,很快就穩固了下來,並堅守住了陣地。

  凰天域雖說已經加入戰爭,但神凰真君卻出乎意料地沒有離開本域加入戰爭,而是隻調遣了底下大量修士參戰。

  因此神宵道宗一方雖然在中低層戰力上完全碾壓了千機宗這一方,但在最頂層戰力上,並不佔據優勢,甚至處於劣勢一方。

  千機真君憑借著兩具元嬰初期實力的傀儡,應對著神宵真君的壓力的同時,還不斷對其一方的結丹修士造成壓力,使對方結丹修士不敢太過放肆進攻。

  如此,在一開始的潰敗後,兗國那邊戰場反而重新穩住了陣線,使得這場戰爭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平衡與長期僵持階段。

  雙方的高層戰力出手極少,就算是對上,也都是點到為止,反而下面的築基和練氣期修士,廝殺起來非常殘酷,每天你來我往地打個不停,死傷極為慘重。

  青葉商會麾下的附屬五家築基家族勢力,如今只剩下了兩家,其他三家俱都死得只剩個別幾人,幾乎是名存實亡。

  不過有死傷,亦有一些原本默默無聞,卻抓住機會,趁著這場戰爭崛起的低階修士,甚至這其中,還有築基圓滿突破到結丹期的幸運兒存在。

  這樣的例子,激勵了不知多少低階修士為之拚命,而且隨著戰爭拉鋸,各方勢力,開始對本國散修發起了征召。

  散修中有像許宣這種追求穩定的,但更多是缺少機緣和天賦的野心之輩,這些人眼饞功勳兌換之物很久,之前找不到機會,現在則是爭相報名,然後加入了進去,使低階修士的廝殺變得更加白熱化。

  ‘這條路我或許也可以試試……’

  許宣並不避及戰鬥,武者通過戰鬥磨練自身意志和實力也是常有之事,對開竅也是有幫助的,而且他需要的一些珍貴難尋的靈材,還可以從這條途徑去兌換獲取。

  當然,他要是加入的話,肯定是不會走正常途徑,而是會易容換形之後,以散修的身份加入。

  許宣和洪嶽又聊了片刻,告知對方自己準備出去遊歷的情況,並購置了幾瓶一階的開靈丹後,他告別對方,離開了仙客來。

  接著他先是去找東陽交代了一番,然後一路來到核心區,向洪衛大掌櫃報備說明之後,才離了城。

  ……

  “終於等到這小子出來了!”

  距離雲巔城數十裡外的一處山坳內,三名實力達到了築基後期的修士聚到一起,其中一名壯漢滿臉深恨道。

  此人正是江松年,自上次議事堂上,他因有過錯在身,而被血靈老祖當場選為了精血神念附體對象。

  而另外兩人,一名美貌女修乃是原玄妙宗的白玫仙子,另外一人則是一名出自山河會的修士,名為彭白柳。

  此三人身上都有一道來自不同結丹老祖的附身神念以及精血,不過在不激發的狀態下,依然能保持著自身完整的行動力和思想。

  但比起其他兩人,江松年明顯是不想被老祖神念附身的,尤其附身他的還是以血道稱雄的血靈老魔。

  在激發附身神念之後,天知道那老魔會拿自己的身體施展什麽後患無窮的血道秘術,那對他而言,簡直就是災難。

  而且神念附體激發之後,他的一些想法和秘密,說不定都要被對方窺探到,這對任何修士而言,都是難以容忍的。

  江松年想到這些,心裡對許宣的怨恨越發深切,而且他們三人好不容易從邊境潛入過來後,還等了足足一年時間。

  “暗子傳來消息,那小子閉關了一年,不會實力又有了進步吧?”

  彭白柳面露擔心道。

  雖說有結丹真人的神念附身,但若是能不激發的話,他和江松年一樣,也是不想被附身的。

  而且這是他們三人出發後,就定下的計劃,先嘗試聯手對付,若是實在不行,再激發其中一個老祖的神念。

  白玫仙子淡定道:“此人剛突破築基中期還沒多久,這一年閉關下來,不太可能突破到後期,我們三人聯手,如果他還是之前情報上那種實力的話,固然不好對付,但拿下他還是不成問題的,若有變數,就由我激發我家老祖的神念吧。”

  “如此最好。”江松年拍著胸膛咬牙表示道:“仙子放心就是,事成之後,本人一定遵守承諾,親自陪你三次。”

  彭白柳眼見江松年這般表態,一樣開口做出承諾。

  玄妙宗的女修精善采補之術,蝕骨吸髓,可不是那麽好陪的,不過比起被結丹真人神念附身,他們還是寧可選擇被白玫仙子采補一頓。

  “你們到時不要反悔就好。”

  白玫仙子嫵媚一笑,挺了挺前身,薄如蟬翼的紗裙下誘人的嬌軀若隱若現,渾身都散發著一股誘惑的氣息。

  江松年和彭白柳只是瞥了一眼,心底就不由升起一股控制不住的邪念,隻覺得渾身燥熱,兩人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隨後嚇得連忙轉開頭去,彎著腰,眼觀鼻鼻觀心,努力壓下心中火氣。

  白玫仙子見狀咯咯笑個不停,也絲毫不怕他們反悔。
    三人議定之後,架起遁光,向著雲巔城的方向一路飛去。

  ……

  許宣出了城了,飛遠之後,便落下遁光,謹慎地換了一身行頭,並改換了面貌。

  做完這些之後,他又另換了一個方向,架起遁光飛上了天空。

  一路飛行,許宣直奔著原越國的方向而去。

  那裡如今已是千機宗地盤,歸於元國,並且還是千機宗擴張的主要方向。

  從原越國向西,千機宗足足拉攏收服了十多個國家勢力,一直到兗國,與神宵道宗劃界對峙。

  許宣此行的目的,便是遊歷下這些不同國家,收集所需之物,並打聽下幾種對悟性提升有幫助的丹藥。

  就如提升根骨的丹藥一樣,每個階段提升悟性的丹藥也都存在,他出發時從洪嶽那裡購置的開靈丹,便是其中一種。

  這開靈丹位列一階上品丹藥,修仙者一般會用來給子嗣後代使用,使後代獲得早慧之能。

  而且經過無數煉丹師的摸索研究,此丹早就沒什麽副作用。

  許宣抱著嘗試的想法,一邊飛行一邊取了一粒服下,並運轉法力,將之迅速煉化。

  下一刻,他先是覺得頭部微微發燙,隨後一股清涼的感覺傳來,像是一盆冰水從頭淋下,整個人產生了一種精神一振,格外清醒的感覺。

  但也就這樣了。

  許宣等待了片刻,也沒感受出自己悟性到底有沒變化,或許有,但對他來說,應該是作用非常微弱。

  他失望地搖了搖頭,又連服了數枚,直到連之前那種感覺都徹底消失之後才停下服用。

  許宣把剩余的丹藥收起,比起提升根骨的丹藥,提升悟性的丹藥種類更少,一階的既然作用不大,他只能把目標放在更高階的丹藥上。

  二階的開悟丹,三階的道還丹,還有幾種對提升悟性有用的靈物和天材地寶,都是他此行的目標。

  許宣加快遁光,準備專心趕路。

  但就在這時,他忽地眉頭一皺,轉頭看向了左側極遠處的天邊。

  只見天空盡頭處三個黑色的小點越來越大,向他飛速接近而來。

  許宣神識一掃,便看清了來者的面貌,其他一男一女他沒見過,但第三人卻是他見過且還算熟悉的江松年。

  發現江松年後,他頓時對來者身份有了判斷。

  這三人必定是屬於塗國的修士,直奔自己而來,顯然是敵非友。

  ‘連我出城時間都能掌握,並且我易容還改換方向後都能鎖定找來,看來盯上我不是一天兩天了啊。’

  許宣目光如鷹般,隔著數百米的距離,看向了江松年手裡持著的一件陣盤式法器,心中了然,城內肯定是有對方眼線的,而且對方大概率是靠著這件法器,在短時間內鎖定了自己的蹤跡。

  修仙界奇功秘術無數,他倒不覺得有什麽不正常。

  ‘三人都是築基後期,還真是看得起我。’

  許宣確定對方實力後,冷笑一聲,乾脆停下遁光,轉向靜靜等待起來。

  而隨著雙方距離不斷接近,他第六感這時又猛然起了反應,心頭仿佛有一團陰雲欲要罩來,讓他產生了一種沉甸甸的感覺。

  許宣心中一凜,知道這三人肯定還另有底牌,而且在他感應中,這三人中不管是哪個,竟都給他帶來了這種壓力。

  不過他卻是絲毫不慌,這三人帶給自己的壓力雖強,但還沒到致命的程度。

  ‘也好,正好拿你們試試我這精煉出來的劫力繩鏈。’

  許宣自化生六道罡脈後,實力更進一步,把身上的靈契異力不斷精煉,並通過查閱典籍,將精煉出來的異力祭煉成了一次性法器的繩鏈。

  這一年來,他有空就會祭煉一條,陸陸續續積攢了近十條左右。

  眼見三人飛近,許宣毫不廢話,法訣一掐,纏繞在手臂上,細弱遊絲,肉眼都幾乎難以察覺的劫力之鏈中三道自行解開,隨後仿若遊蛇般,疾速向著越來越近的三人飛去。

  “孫辰,或者說許宣,你沒想到吧……什麽東西!小心!”

  江松年得意大笑,收起手上陣盤法器,剛準備再放幾句狠話,誰知就在這時,突然感應到不對,他臉色驟變的同時,一道法力打向面前空處,並驅使一面青銅鏡釋放出了數道護盾,緊緊圍繞在周身旋轉。

  與他一樣反應的還有另外兩名修士,三人各施手段,或施展秘術或驅使法器,及時做出了應對。

  但詭異的是,他們所有的攻擊和防禦,在飛向他們的劫力繩鏈面前,都仿佛失去了作用。

  在許宣的驅使下,這些劫力繩鏈陡然潰散,化作一團團籠罩足有上百米范圍的奇異波動,將三人包裹在內。

  頃刻間。

  天發殺機。

  只聽得虛空中轟隆一聲巨響,原本晴朗的天空驟然變化,一朵朵赤色的魚鱗狀劫雲匯聚,擴散遍布數裡范圍,伴隨著滾滾天威,把江松年三人徹底籠罩。

  元氣呼嘯,如若潮汐。

  密密麻麻的雷霆糾纏,化為一條條粗壯的雷龍雛形,死死地鎖定了劫雲下的三人。

  與此同時,數不清由天地之力凝聚而成的火焰、巨木、飛劍、神砂、寒雪憑空出現,向著劫雲下的三人周圍不斷聚集。(本章完)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問題
內容不符
內容空白
內容殘缺
順序錯誤
久未更新
文章亂碼
缺失章節
章節重複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