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點來登入喔~!!
《全球武道:我有修仙世界》第72章 凶名
  第72章 凶名
  一番清點後。

  計有法器七件。

  其中一階中品法器兩件,其余五件下品。

  另外有四百多塊靈石,各種下品符籙一百多張,以及不少材料。

  最關鍵的是,其中還有塊記錄了近十種一階符籙詳細繪製之法的玉簡,而且這玉簡中記載有許多製符心得。

  許宣細細閱讀著這枚玉簡,不言而喻,這定是嚴爭通過身為符同會會長之便,從下屬各散修符師那裡得來的各種製符之法,並精心匯總整理所得。

  這枚符道玉簡,雖粗糙了一些,但已經能列入一階符道傳承之術范圍了。

  更主要的是,有了這枚玉簡,能省下他大量鑽研時間,並大大提升他的製符能力。

  看完之後,許宣鄭重地將之收起,然後又把靈石收入儲物袋。

  至於法器,他取了那兩件中品,其中一件是嚴爭最後沒施展起來的圓盾,另外一件是柄飛刀。

  法器到中品後,煉製者大多都會在上面刻上名稱,圓盾名寒光盾,看起來是以某種妖獸完整甲殼所製,堅固是最大特點,另帶有反彈部分法術傷害之效。

  而飛刀則來自於那兩兄弟,名絕風。

  許宣試了下,此刀銳利只是附帶,主要是速度極快,無論是用於飛遁還是攻擊。

  他所用的飛劍,還是當初去萬獸山脈獵妖時得到的下品法器,正好換上。

  再算上寒光盾和鈴鐺法器,飛遁、攻、防基本都能兼顧到了。

  這三件法器許宣是準備自用的,至於其他五件下品法器和他原來的飛劍,他打算都處理掉換成靈石。

  整理完後,他把自用的和要處理之物的分開存放,然後將一堆雜七雜八的生活物品帶上去燒了個乾淨。

  ‘果然馬無夜草不肥,人無橫財不富。’

  許宣收好一堆同樣準備賣掉的儲物袋,不禁感慨。

  這番收獲,足以讓他將萬劫法身修煉的時間節省出一半來。

  ……

  第二天一早。

  許宣再次以書生面貌進了城,當他來到小廣場的時候,不少人全都面帶驚訝地看向他,不時有人低聲交談幾句。

  對長期混跡此處的散修來說,符同會實力和影響力都還不小,嚴爭練氣圓滿的修為不提,此處集市售賣符籙的,都是符同會中人。

  昨日許宣拒絕嚴爭,使其丟了面子的事,眾人都看見了,不少人都等著看熱鬧,很多人都不看好他。

  沒想到的是,今日又見到了許宣,反而沒看見嚴爭身影。

  這就不得不令人驚疑了。

  許宣無視周圍目光,鋪開毯子,先是擺上了各種符籙,然後將用不到的法器,還有六個儲物都擺了上去。

  他這一擺,一些時刻關注他的人頓時吸了口氣,紛紛露出敬畏恐懼之色。

  只因為這裡面有些法器,他們都不陌生,知道來自於何人。

  真相明擺著,許宣不僅逃脫了符同會的追索,還完成了反殺,再想到消失的嚴爭等人,這其中意味著什麽再清楚不過了。

  雖然沒有目擊之人,但事實勝於雄辯。
    至於許宣練氣四層的修為是如何做到的,眾人又不傻,猜測許宣要麽就是隱藏了真實修為,要麽就是背後有人。

  無論是哪種情況,都說明此人身上水很深,不可得罪。

  一時間,關於許宣凶名以及神秘色彩的傳聞迅速傳開,引起了越來越多人議論。

  許宣對周圍的竊竊私語視而不見,寫了塊收購煉體所需各種藥材的牌子,然後一邊擺著攤,一邊開始研究著手裡的符道傳承玉簡。

  ‘這有傳承和自己摸索,簡直天差地別。’

  許宣悉心鑽研,自覺受益匪淺,包括自己擅長的輕身符,他都從中看到了許多自己製符時沒注意到的細節,將這些技術吃透的話,必然會有不小的進步空間。

  這意味著,他在輕身符繪製上有機會更進一步,製作出精品來。

  精品符籙一張漲價半塊靈石,只要比店鋪便宜,在這小廣場散修群體中,依然會很暢銷。

  看完輕身符內容,許宣又看起了其中記載的護盾符籙繪製之法。

  總體來說,符籙分為三類,攻擊防禦輔助,在低階修士適用的符籙中,攻擊符籙價格最低,其次是輔助類,而最貴的就是護盾防禦類的符籙了,並且防禦符籙更受歡迎,賣的更好。

  不過防禦符籙製作難度同樣更大,所以許宣之前研究符籙時,才沒放在首選考慮,而是擇中選了輔助類的輕身符。

  此番得到傳承,他終於可以開始涉足防禦類符籙繪製了。

  玉簡中有記錄的是金光罩和水元罩的繪製之法,這兩種符籙金光罩是一階下品,水元罩則為一階中品。

  許宣打算先學會金光罩,再深入去學另一種。

  “在下盧正思,見過道友。”

  就在許宣沉浸於符道研究時,一名練氣七層實力的中年修士來到他面前,滿臉恭敬,上來就行了一禮。

  許宣回過神,打量對方幾眼,面無表情道:“盧道友有何見教?”

  “不敢。”盧正思面露討好之色道:“在下此來拜見,代表了一些原屬於符同會的同道,特為感謝道友拯救我等脫身而來,嚴爭那廝憑借修為實力強迫我等加入,並壓迫我等許久,若不是道友解難,我等還不知道何時才能擺脫。”

  “感謝就不必了。”許宣皺了皺眉,冷聲道:“只要你們不再來找我麻煩就行。”

  對盧正思所言,他頂多信一半,符同會內肯定有迫不得已加入的,但也絕對少不了助紂為虐的。

  沒了嚴爭,還有其他人,此人敢來找他,大概率不是單純為了感謝。

  果然,盧正思試探道:“不知道友是否有加入我等的想法,道友放心,我等一定以道友為首。”

  許宣一聽就明白了情況,嚴爭死後,少了最強的練氣圓滿的修士坐鎮,符同會就像一塊肥肉,免不了遭到其他散修團體覬覦,畢竟這麽多符師,就算每個人只會一兩種符籙,但依然代表了源源不斷的靈石收入。

  哪怕還有盧正思這樣練氣七層的兩名修士,依然難說能保住利益。

  雖然掌控符同會好處肯定有,但麻煩也絕對不會少。

  許宣討厭麻煩,他更需求的是穩定的修煉環境。

  因此想了想後,他還是拒絕道:“我並無加入任何勢力的念頭,道友請回吧。”

  他得到了嚴爭整理後的符道玉簡,符同會對他來說形同雞肋,當然不會為了那點利益而自找麻煩。

  (本章完)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問題
內容不符
內容空白
內容殘缺
順序錯誤
久未更新
文章亂碼
缺失章節
章節重複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