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點來登入喔~!!
《全球武道:我有修仙世界》177.第177章 未來計劃,秘境之遇
  第177章 未來計劃,秘境之遇

  考慮到那龍須參並不是那麽好抓,時間都來得及,許宣猶豫了幾秒後,乾脆找了處隱蔽地,心念一動,穿回了地星。

  而回到地星後,他毫不停歇,再次感應宇天星光尺,鎖定了那個新出現的坐標,發動了穿越。

  轟!
  隨著他嘗試穿越,宇天星光尺驀然從他神魂深處顯現,並伴有無數星光冒出,充斥在他整個腦海。

  下一刻,許宣隻覺得一個恍惚,人已經回到了之前秘境穿越的地方。

  ‘成功了!’

  許宣發現從地星直接穿回了秘境後,心中滿是喜悅,又長長地松了口氣。

  這次他還是冒了不小風險的,若不能順利穿越回秘境,他就算重新穿回雙月界,也需要再次通過外面的光門,萬一外面那兩個結丹修士還在,看到他突兀出現的話,到時說不定就麻煩大了。

  所幸一切如他預想一樣,沒有出現意外。

  這對許宣來說,不得不說是個好消息了。

  他再次感應宇天星光尺,之前穿越回來時的異象,此寶顯然是有變化的。

  許宣很快就找到了原因,此寶積蓄的能量,本來在他感應中,是一截明晃晃像電池般的光點,但眼下卻是少了其中一小部分。

  相對來說,這少的一部分並不多,大概隻佔積蓄的十分之一左右。

  ‘這應該是打開地星與秘境之間的固定通道的消耗。’

  許宣心中了然,消耗這麽少的原因,或許還要與這秘境本身就是依附雙月界而存在有關,不然肯定不會隻這麽點。

  至於後續來回穿越,他倒是不擔心了,以宇天星光尺的能力,固定通道打開後,每次穿越的消耗對比吸收積蓄能量的速度來說,實在是微不足道。

  搞明白這其中情況後,許宣徹底放下了心,他離開藏身處,準備開始正式探索這座秘境。

  ‘首先得搞清楚我在哪個位置。’

  許宣神識釋放,瞬間籠罩周圍接近七裡范圍,這還是他法力突破到築基中期後,第一次全力施展神識,頓時感應到了一片更廣闊的天地。

  ‘果然超出築基極限了啊。’

  他眼睛一亮,雖還沒達到結丹修士最低的十裡神識,但這已經是非常大的變化。

  而若是在結丹前,神識能達到十裡范圍的話,等結丹之時,突破神識關並使神識蛻變,則會容易許多,這也算是變相地增加結丹幾率了。

  許宣對此信心十足,他後續還要突破築基後期,武道修煉下去體魄還會蛻變,在築基期間神識達到十裡不是奢望。

  他控制神識,把周圍細細搜尋了一遍,這個范圍內,除了他,並沒有其他人被傳送到這裡。

  在這過程中,許宣還發現了幾株靈藥。

  這幾株靈藥放在外界只是很尋常的那種,屬於是大面積種植的常規靈植,一般隻種個幾年十幾年就會收割,但這秘境內的每一株卻是截然不同,觀之藥齡,最低的都達到了五百多年的程度。

  雖不是想象中遍地都是千年萬年靈藥的情況,但這其實並不低了。

  因為許宣還發現一些血脈很普通的妖獸,不過這些妖獸實力個個都不算弱,可想而知,這萬藥秘境封閉的無數歲月,許多靈藥都被這期間成長起來的妖獸吞食了。

  想到有些千年萬年靈藥都可能被妖獸糟蹋掉了,許宣心中沒來由的一痛。

  據他所知,從以往的情報來看,這萬藥宗建立的萬藥秘境開啟一次後,後續還會自動封閉,而且這個封閉時間,據人推算大約會持續上百年。

  也就是說,今後這個秘境,每百年就會固定開啟一次。

  事後各勢力圍繞這座秘境的歸屬爭奪許宣管不了,也沒實力參與,但他可以借用宇天星光尺隨時進來,這裡以後就和他的私人後花園差不多了。

  這些妖獸吃掉的靈藥,等若是刨了他的菜園子。

  ‘以後有空倒是需要清理一下。’

  許宣心中暗想,這些妖獸大多來源於當初建立秘境的萬藥宗之人,本身都是用來輔助靈植種植的,但在秘境封印的無數歲月中,這些妖獸早就脫離了掌控,並在秘境內繁衍生存了下來,甚至有的還發生了變異,迥異於外界的同類妖獸。

  總而言之,秘境內除了一些被陣禁籠罩,保護在內的藥園之類的特殊地方,或一些有禁製保護的珍惜靈藥,其他地方環境,和蠻荒其實並無太大差別。

  許宣神識掃描之後,把從地聽樓購置的情報資料和附近的地貌對比,很快就分辨出了自己所在的區域。

  他運氣還算不錯,慶幸沒被傳送到某個未知角落,畢竟這秘境被封印太久,地聽樓的資料也是考古自古修遺存,並不完善。

  確定自己所在後,許宣心念一動,招出了一具一丈多高的氣血真身,隨後鑽入氣血真身內部。

  下一刻,氣血真身化作一團淡淡的血光,隱蔽地貼著地面,倏忽間便遁出了接近七裡之地,來到了他之前神識掃描到的極限處某個地方。

  到了這裡之後,許宣神識再次掃過周圍,接著再次驅使氣血真身使出血影遁術,帶著自己向龍須參所在的區域遁去。

  沿途神識發現的一些靈藥之類,他都沒有去采摘,一是秘境已經開啟有一陣時間了,那些提前進入並和他一樣目的的築基修士,多半已經在趕去龍須參所在處的路上,二是這些靈藥附近大多都有妖獸守護,采摘勢必要繞路乃至浪費一些時間。

  ‘反正我隨時可以進來,不必急於一時。’

  許宣一路遁出密林,又順利穿過了一處滿是腐爛地面,散發著難聞氣味的沼澤地帶。

  就在他剛出沼澤準備繼續趕路的時候,忽地感應到一道比自己稍微強大一些神識從遠處向他這邊毫不掩飾地掃了過來,沿途微風拂動林葉,形成波浪,征兆十分明顯。
    許宣心中猛地一跳,趕在這道神識抵達之前,解除氣血真身並一個念頭消失在了原地。

  盡管早有準備會遇到結丹修士,但他還是不想去賭這個結丹是己方陣營的,甚至連己方的結丹都不能完全信任,哪怕對方大概率只是結丹初期修士,他也不想和對方發生衝突。

  回到地星,許宣一臉平靜之色,耐心地等待了一段時間,隨後他將自己的容貌重新變化偽裝,換了一個面貌後,才穿回了雙月界。

  秘境開啟有時限的,大家都在爭分奪秒地搜刮靈藥,之前他穿越所在地附近也沒什麽對結丹有用的靈藥,他更相信,那個結丹只是路過。

  果然,當許宣回到秘境後,那個未知的結丹修士早就不知去向。

  他這次沒再大大咧咧地釋放出神識,而是收斂神識於識海,然後憑著兩門斂息秘術妙用,他把自身體魄氣息完全遮掩,整個人仿若一塊頑石,並連同法力氣息也降到了若有若無的程度。

  與此同時,許宣神融天地,保持著坐忘狀態,整個人仿若消失在天地間一樣。

  此時除非與人當面,以肉眼親見,否則一般修士的神識,根本發現了不他。

  檢查一番感覺沒有遺漏後,許宣邁開腳步,辨別方向,便繼續上路了。

  這秘境十分龐大,據他估計,以他全力的腳程,都得小半天后才能趕至那裡。

  一路疾行走了大概三十多裡,許宣突然一怔,停下腳步,向著左側極遠處凝望過去。

  只見一名築基後期的女修跌跌撞撞地飛行著,不時回頭張望。

  許宣瞬間就看出,這女修應是正被人追殺,其身上的氣息時強時弱,一看就是受了不輕的傷勢,連法力運轉都不太靈光。

  追殺此女的也不知是什麽人,把此女追得看樣子已經完全亂了陣腳,其帶著滿臉慌亂之色,由遠及近,一路向著許宣所在位置飛來。

  等離得近了,女修才終於注意到許宣存在。

  而她之前飛行之時,便以神識掃過許宣所在位置,是根本沒有任何發現的。

  此時驟然看到許宣這麽一個活人,此女頓時嚇得一個激靈,差點連遁光都無法穩住。

  同時她心裡掀起了滔天駭浪,臉色連連變化,若不是親眼所見,她根本無法感應到許宣的存在,甚至當面神識掃過,也只是一團虛無。

  而且令女修驚訝的是,她根本無法感應出許宣具體修為。

  但越是這樣,她越是不敢小覷,好在她還算機敏,連忙掏出一塊令牌。

  這令牌乃是千機宗陣營令牌,通過次令牌感應到許宣乃是己方陣營之人後,她才稍微松了口氣。

  女修雖不知許宣具體實力,但她卻還是有些眼力的,看出許宣應該是功法特殊,而不是結丹真人,她停住遁光,猶豫了瞬息時間後,卻還是調轉方向,飛出一個弧度,準備避開許宣向另一邊逃離。

  在這秘境內,驟然遇到一個陌生修士,自己還處於最虛弱被追殺的情況下,誰也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麽,哪怕是同一個陣營的也不能相信。

  女修深知修仙界殘酷,也根本沒有求助許宣幫忙解圍的想法,甚至為了不讓許宣誤會,她飛離之時,還傳音提醒道:“這位道友,你也快點離開這裡,追殺妾身的乃是九雷宗楊嘯君,此人生性殘忍,並且修為達到了築基圓滿,若是被他撞上了,他不會放過你的。”

  許宣聞言神情不變,不僅沒有聽其勸說,反而縱身向著女修之前來的方向飛去。

  在那裡,一道人影已經出現在天邊,一臉傲然之色地凌空踱步追擊而來,正是女修所說的九雷宗楊嘯君本人。

  這九雷宗許宣從商會藏書殿看過介紹,有一定了解,此宗鎮宗功法《九劫雷罡寶典》出自古修傳承,走的乃是法體雙修一道,宗門建立在一處天然的雷谷之中。

  此宗修士擅長雷法,並以雷谷中被陣禁削弱的雷霆淬體,開派祖師和千機真君一樣,曾跟隨神宵真君參與了如今的神宵域開辟,並且早在百年前,就突破到了元嬰境界。

  不過倒霉的是,沒等九雷宗開派祖師召集各路修士開辟蠻荒自立一域,其就在一次探索秘境中遭遇了不測,徹底隕落。

  九雷宗雖然沒有就此衰敗下去,但也不複從前,如今一百多年過去,再沒出過元嬰修士。

  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九雷宗目前依然有結丹圓滿修士坐鎮,而且門內還有另外四名結丹修士,乃是神宵道宗陣營一方除神宵道宗外最強大的宗門。

  許宣眼見楊嘯君出現,同樣凌空漫步,向著對方逼近過去。

  他此番之所以停下並出手,是因為發現被追殺的女修乃是與暮雨溪同個宗門的修士,並且在進入秘境前,他還注意到此女和暮雨溪有說有笑,關系比較親密的樣子,甚至在進入秘境之前,其還強塞給了暮雨溪一件極品法器。

  既然是暮雨溪的朋友,許宣才準備幫對方一回,順便他也想打聽下,暮雨溪還有她和余元所生孩子的情況。

  至於對方所說的楊嘯君,他一點都沒放在心上,哪怕知道要面對的是個法體雙修的築基圓滿修士也一樣。

  眼看許宣聽到自己所言,不僅沒避退還主動迎上楊嘯君,有替自己解圍的意思,女修連忙停住遁光,發怔了片刻後,女修一咬牙,取出一件極品法器飛劍,返身跟著許宣向楊嘯君殺了回去。

  “原來你是找到了幫手。”楊嘯君負手飛行,遙遙瞥了眼女修,隨後目光轉移到許宣身上,隨著雙方飛近,他感應到許宣神融天地的奇異狀態,神情先是變得有些凝重,接著冷哼一聲,不爽道:“伱也不過只是築基修士,還敢與我裝神弄鬼,受死!”

  他臉上閃過一抹猙獰陰狠之色,掌心一抬,刺目的雷光閃耀。

  刺啦!

  一道極端凝聚的紫色雷霆驟然從楊嘯君掌心瞬間發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劈許宣面門。

  這道掌心雷又快又急,而且威力直抵二階高級法術之威,乃是楊嘯君的拿手秘術。

  憑借著此道秘術,再加上他本身修為和體魄,對上任何築基修士,他都絲毫不怵,信心十足。

  (本章完)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問題
內容不符
內容空白
內容殘缺
順序錯誤
久未更新
文章亂碼
缺失章節
章節重複
其他訊息